中秋月明 - 2、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正常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易海舟是习惯了来这里吃饭,特别是仙娜消失的这几天,他一如既往的懒洋洋,反正几十块钱就能无所事事的在这里消磨一日三餐跟茶水。

    刚才那几个男人立刻若无其事的从各个方位靠过来闲聊,还注意了先后次序的不动声色!

    易海舟就是这么懒得跟他们打听仙娜去了哪里。

    男人总得要点面子,对吧。

    尽量冷漠的不说话,盛了盘最便宜的海鲜炒饭。

    对上一贯沉默寡言的易海舟,这帮家伙也习以为常,神秘兮兮的开口:“又有寻宝人失踪了!”

    易海舟毫无反应,低着头细嚼慢咽,吃得非常专心。

    对,寻宝。

    这就是这个东南亚赤道附近海岸小镇附近最大的话题。

    从古至今这里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停泊点,所以海盗宝藏、沉船宝藏传说多得要命。

    还有最为人眼热的二战时期rb人大肆掠夺东南亚各国,黄金、珠宝无数,全都是顺着这条线运回rb的。

    作为潜水圣地的这一带,拥有超过四十条rb军舰货轮沉船,更是吸引了大量游客和寻宝人过来妄想发大财。

    当地人也有很多沉迷此道,并且获得成功的。

    毕竟哪怕在沉船里面找到几件文物,也能瞬间从贫民变富农,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过上悠闲舒坦的日子。

    所以周边几个国家都有很多以此为生的寻宝人、文物商,更有本来只是旅游,最多想考个潜水教练证,却被忽悠着投身寻宝大业的全球各地傻帽。

    为本地gdp做了极大贡献。

    一共就一两千人的小镇,分成五六个村子,。

    几乎没有政府约束力的偏远不知名地方,连高级酒店都没有的海岛密布之地。

    每年却能因为潜水和寻宝这两大主题,接待好几万游客。

    当导游,开船、开车,随便赚点游客的钱都能过得美滋滋。

    可最近的消息却有点走样,寻宝人开始频频失踪……

    “这一个月,光是我们村就少了四个寻宝导游!”

    “算上其他村,二三十个人是有的,他们带着去寻宝的游客、寻宝人都没回来!”

    “昨天听说收购文物的人都不见了。”

    “每天有人从各地、周围各国赶过来找人打听。”

    易海舟听了脸上依旧是懒洋洋的讪笑,吃饭的勺子都没停顿下。

    他从来不信这些什么宝藏,就像棉北的翡翠,那都是大人物们的玩物,见识过大场面的他,早就明白小老百姓还是操自己喜欢的人,别操这些遥远的心。

    这会儿他很想问这几个家伙,你们就没想过仙娜也失踪了么?

    不过他不挂念这事儿。

    自从生命中最重要的战友死在眼前之后,易海舟就再不允许自己有什么感情牵绊了。

    只有么得感情的人,才能不受伤害。

    五个海民一边大惊小怪的感叹,一边偷眼瞄易海舟。

    可这家伙毫无反应,稳稳的把盘子里面鲜香可口的最后一粒米饭都抹进嘴里,保证这都会化成能量储存在身体。

    对于经历过那么长时间战场生活的他来说,眼前的食物才是最宝贵的,一定要保证体内能量充沛,才能在任何时候保住性命。

    擦擦嘴起身准备走人,用自己最无情的眼神扫视下这几个跟他相识玩乐两三个月的王八蛋,甚至有点羡慕他们这种没心没肺的穷开心。

    不想跟这些没有被世界毒打过的家伙说话。

    就躲在这里活一辈子吧。

    可看见他动作,这几个男人,居然立刻喜笑颜开的拉住他手:“我们也去寻宝吧!再去搞几把枪!”

    易海舟皱眉,刚抬手作势要一巴掌打飞,点燃的香烟就塞他手指缝里。

    娴熟得像排练过好多遍。

    更是满脸讨好:“搞点!可以搞点,镇上大地主家有枪,我在那打工做仆人的时候见过……”

    易海舟都差点从嘴角挤出句没兴趣了,终于还是被那个词儿吸引注意力:“地主家?”

    几张脸马上凑近:“就是仙娜那个同学家,我们去搞点,不寻宝也可以卖钱呀!”

    一边说,还一边展开手臂比划:“这么长!”

    看他比划的动作就知道是个外行。

    但是描述得很清楚,挂在墙上不少的猎枪,是这家老爷喜欢打猎的收藏。

    从镇子往西几十公里,就是著名的世界第二大雨林,自然也是打猎圣地!

    只可惜易海舟对雨林已经伤得不能再伤,毫无兴趣。

    但如果临走之前这么瞎搞一把整整对方,倒也是个乐子。

    不太爱精打细算动脑筋谋划的易海舟,本质上还是跟个莽撞的孩子差不多,因为在过去的岁月,出谋划策、当机立断的伙伴们帮他承担了一切。

    最主要还在于,兜里么得钱啊。

    这里的人普遍没有存钱储蓄的习惯,今朝有酒今朝醉。

    如果在这里一直待下去,肯定饿不死,路边树上瓜果菜蔬,海里蟹虾鱼贝随便都能吃饱,再加夜市摆摊那就是赚的酒水钱了。

    别提多逍遥自在。

    但如果要到处走,路费总得有点吧。

    要求不高,几百千把块也行。

    于是没多想,易海舟叼着烟半推半就答应下来。

    却没注意到几个家伙立刻挤眉弄眼的诡计得逞模样。

    劫富济贫本来就是人间一大乐事。

    前棉北战地指挥官根本不把这种小事情放在眼里,为了坚野清璧放火烧村子都干过多少起了。

    去地主家搞几把枪卖路费,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还是绝口不问仙娜,只是叫那个十几岁到对方家里做了两三年仆人的家伙把整个地形分布给描述清楚。

    这是他的专业强项,甚至顺手找店家要了纸笔,画了详细的平面图,连家具摆放、门窗围墙朝向都要问清楚。

    又打开人家的手机地图,找到自己熟悉的卫星网站打开,输入那永久付费的vip账号,娴熟而精准的找到地主家大院,对照平面图无误,就知道这家伙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了。

    五个家伙很是兴奋激动,早就换上各种黑衣扮忍者,有人还系了条黑带在额头,找块黑布捂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要做贼。

    看着这些轻松搞笑的家伙,易海舟要忍住狂笑,咬着牙冷漠:“干嘛?这么早就换上干嘛?准备明抢吗?车呢,二十几公里到镇上走着去吗?”

    这些家伙才鸡飞狗跳的又去找车。

    一点都不专业!

    易海舟只能扭头看着外面海天一色的无垠美景发呆。

    他和仙娜连手机都没有,一方面是穷,一方面是没用。

    仙娜受不了游客别有用心的搭讪要电话号码,易海舟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需要联系的人。

    这样的小渔村里,没有手机的人比比皆是。

    但这会儿易海舟还是想用手机拍照留念。

    他告诉自己仅仅是走之前,留念下这里的景色。

    栏杆上玻璃罐头瓶装着的野花正傻乎乎的绽放着。

    直到晚饭吃过七分饱,海上更是金蛇狂舞般的灿烂晚霞被暮色吞噬。

    易海舟才跟这几个肯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一起出发。

    只是刚上车,几个家伙就一阵到处乱嗅:“阿海!你是修车还是修船了,怎么一股子怪怪的油污味道?”

    还有人上手乱摸:“呀,你兜里带了瓶酒吗?给我喝点,突然有点紧张是怎么回事!”

    易海舟啪啪几巴掌打过去,这几个家伙才消停了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