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月明 - 5、费那么大劲干嘛,beng一下就好了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黄玉莲不待见这些东西:“这是我父亲、祖父,以及曾祖父喜欢打猎收集的猎枪和猎物,

    上百年的藏品了,

    这次我父亲就是在十天前带着几个助手、仆人还有我的舅舅、叔父一起去打猎,

    一共有二十来人,

    可是就像最近寻宝人失踪消息一样,他们出发以后就没了消息,

    从车辆到手机全都没了音讯,

    他们还带了卫星电话的,都没法连通,

    所以两三天以后我得到消息赶紧从首都回来,报警、八方委托人找寻,直到今天上午之前没有任何消息。”

    易海舟是个枪痴,所有注意力都在端着的步枪上。

    这支枪装了标准的刘坡尔德高倍率瞄镜,高级货中的高级货,全套下来怎么也得一两万美金的那种。

    让他忍不住想找个什么打两枪,但声音还是很冷漠:“那为什么中间还耽误了这么多天?”

    感觉要是这个女人串通了仙娜跟自己玩绿帽子的梗,可能就抬手一枪了。

    黄玉莲无奈:“没消息,我没有任何消息,父亲最后打给我母亲的电话,说他们准备上船,

    回来以后我才知道他们一行人是开车出去,

    以前到雨林里面打猎,从来不需要坐船,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线索,

    直到上午有个素不相识的人打电话,说我父亲在赌场把这个庄园还有我们在镇上的地契都输给了他,

    并且发来了我父亲在赌场签字画押的视频地址,我才怀疑我父亲是被绑架了。”

    易海舟并不擅长这种烧脑的侦探活儿,专注在枪机瞄线上感叹了高级货就是舒服,每个细节拿在手里都有倚天屠龙的感觉。

    就像自己那把兄弟留下的沙漠勇士,虽然是美国最常见的1911款型手枪,却是极品中的极品。

    一把能买十把普通款,还不一定有资格买到的限量版:“你就直接说我要做什么,你给多少钱。”

    黄玉莲拥有和她长相气质匹配的决断,推推眼镜:“只要能救出我父亲,我给你一百万美元,或者说我把这个庄园给你都行。”

    易海舟居然摇头:“别整那虚的,他是不是还活着,并不取决于我,如果我绑票,肯定第一时间就杀了,免得多事儿。”

    这让人家事主听起来不寒而栗的话,他说着就是轻描淡写。

    一直还算稳定的黄玉莲浑身都哆嗦了下,眼圈也立刻红了:“你说多少钱!你说怎么给?”

    易海舟还是摇头:“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入手,你明确叫我去杀了张三李四还可以,这叫我哪里去找?光是个热带雨林都从来没人走完过,更不用说周围这么多岛屿了。”

    黄玉莲都比他爱动脑些:“明天,明天下午一点,那个电话说是要来镇上收地产,

    我觉得这是唯一的线索,因为我父亲从来不赌钱!

    可警方和律师说这是私人纠纷,也没有直接关系证明我父亲失踪和这个有关……”

    赶回来的仙娜赶紧默默的双手合十,满脸哀求。

    口嫌体正直的易海舟真没当成多大回事儿:“好,那就先给一万美元用着,后面该怎么结算完事儿再说,

    我不多要,但也别想糊弄我,这枪……我应该用得上吧,借我使使,给我找个包儿,

    走吧,回去还是住酒店?”

    最后几个字是问仙娜的,而且明显是那个意思。

    黄玉莲赶紧起身:“你尽管拿去用,后面屋里还有其他枪械和弹药,

    面对恶人,这都用得上,就住这里吧,

    我已经把仆人和母亲、祖母送到亲戚家,

    这院子里能搬走的都搬走了,这是我们祖上两百年的房子啊!”

    易海舟才不管你几百年的基业呢,拉了仙娜就去后面屋。

    惊喜的发现这爱好打猎的老爷,偷偷藏了个小型军火库,自动步枪、手枪一应俱全。

    枪柜旁边还有张罗汉床,那就够了。

    当了好几天的单身汉,而且还一度认为戴了绿帽子,肯定是要跟女朋友讨论下这个颜色的问题。

    但仙娜探讨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点。

    时间也太长了点,你们整夜不睡觉的吗?

    守着偌大的几重院子,根本不敢单独待在哪间卧室,就坐在隔壁监控室沙发上凑合一晚的地主家女儿不厌其烦!

    家里惨遭横祸,还得听这种现场直播。

    真是人生何苦来哉。

    第二天一早被叫醒的易海舟提着裤子,接过一万美元钞票。

    却摇头拒绝了东家的提议:“跟着你干嘛,我又不是保镖,

    如果对方真是绑架你父亲的人,

    根本就不怕面对警察或者什么人,

    敢面对面找你谈的人,会被吓得什么都吐出来?”

    敲门时候又听见里面在折腾,再等了半个小时的黄玉莲脸色已经够憔悴了。

    再浓的妆都压不住情绪在崩溃边缘徘徊:“那你说怎么办?!我叫了警长,叫了亲戚……”

    易海舟还是那种么得感情的冷漠样儿:“你爱干嘛干嘛,我就在外面等着跟踪他,行了吧。”

    说完哐,又关上门,接着听见里面仙娜的闪躲的尖叫浪笑。

    黄玉莲心态都要炸了!

    感觉自己这时候真的是病急乱投医的找了个什么人啊。

    只好出去八方打电话约那些叔伯、镇上警长、镇长之类。

    不过等她中午再来拍门,开门就是一脸水灵灵的仙娜:“啊?早上他就走了,叫我别出去,

    可能外面一直盯着这里的,他翻墙走了,还带走几支枪。”

    还讨好的摸出几千美元:“阿海是个大英雄,他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这些钱还你,他只留了一千块给他自己,你别生他气了。”

    黄玉莲哪里是在乎这点钱。

    身心俱疲的就在门槛上滑靠下来:“家里有主见的男人都跟着爸爸去了,这时候我真是找不到人依靠,也没人可以相信,

    我看镇长他们还虎视眈眈的不紧不慢,我真怀疑是不是他们勾结外面人害我爸爸……”

    仙娜赶紧跨过门槛挤在朋友身边,搂住她的肩膀:“不要担心,阿海会帮忙的,他只会做不会说!”

    这倒是。

    易海舟难得兜里有点钱,很快花得精光,还剩了点找补的散碎零钱,提着个破旧的购物袋。

    就像个叫花子似的踱回黄家院子的大门对面,选了栋棚屋墙根坐下来靠着晒太阳,头上还戴着顶肮脏的棒球帽。

    从袋子里面拿出十多个刚买的旧直板手机,摆摊似的排在袋子上摆弄。

    叫花子都不用的那种直板机,陈旧破烂得很。

    仙娜的那几个表兄堂弟,终于学着点若无其事的样子,轮流从他面前走过时低声:“没人,over!”

    易海舟黑脸:“滚!”

    玛德,川流不息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有问题!

    还over,欧你妹呀!

    生怕别人注意不到这里么?

    老子都穿得这么破烂了。

    其实镇上大多数男人都穿得破破烂烂,就像所有人家的房屋都是破破烂烂一样。

    除了穷,也主要是没什么攀比的风气,能遮风避雨就行。

    只有有钱人的房子才豪华气派。

    黄家的院子除了几米高的围墙,远远都能看见那装饰精美的挑檐大屋,甚至还有座四五层的白塔!

    可能在以前没有楼房的时候,算是镇上傲视群民的存在。

    易海舟内心只有对地主阶级的不屑。

    当年他们打死打活的不是都跟着这些土皇帝互殴么。

    树大招风也是活该。

    除了被土匪强盗们惦记着,各家大户之间也斗得你死我活。

    所以这种风景优美,随便都能活命的地方,当个提心吊胆的有钱人,还真不如无产阶级这么闲散舒坦。

    看看现在,还要硬着头皮接待那些镇上的各方人士吧。

    易海舟内心充满冷笑,他才不会去揣测这些人是什么来头,有什么企图呢。

    懒得费那事,砰砰两枪扔个炸弹,啥都解决了!

    就在他正把一堆乱七八糟的耳机线剥了皮,插在手机上开机测试挨个儿拨打的时候,路口来了辆宽大的丰田越野车。

    午后阳光下,拖着尘土猛然刹停的样子就充满肆无忌惮。

    然后下来的……居然是几个欧美男性,其中还有个黑人?

    国际绑匪来绑这么个小镇富商,就为了他的宅子?

    不爱烧脑的易海舟都觉得蹊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