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月明 - 240、我要我觉得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名气真的是个好东西。

    赌王赌神们在牌桌上,光是凭名声就能让对方心理压力山大,会忍不住揣测,人家偌大名声,这么玩儿肯定是有把握有道理的。

    就凭这点心理博弈,在毫厘之间的判断,就能产生巨大偏差。

    厮杀也是同样道理。

    易海舟太有名了!

    而且这可不是什么黑道厮杀的双花红棍。

    人家是得了大英帝国野生动物保护组织认可的国际探险专家。

    能在花旗国纽悦广场,数万人眼前浑不把自身当回事,用身体挡子弹的猛人。

    敢在数十万数百万观众直播的真人秀里面,赤手空拳抓住机会反杀武装分子的凶悍杀手。

    网上随时能找到他在布拉克海岛上,端着步枪,擎着手枪,近距离挨个儿爆头,周围跟着一群巨塔似的北熊大汉,最后踏上核潜艇离开的人物!

    玩儿的都到这个层面了。

    保安们可能私底下都会感叹,这个行当做到极致,恐怕就是这样。

    当这种人,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

    看看他腰间缠着的物件,没有任何人会怀疑真假,也没人会怀疑他敢不敢拉弦试试看。

    一定敢的。

    而且一定还有后手。

    不然怎么敢这么做?

    越是懂得凶险的人,就越明白有些人就这么猛。

    吓得大气不出的挤在楼道上,看着易海舟走进大厅。

    反倒是那些周围各个vip厅里面的豪客们,闻讯好奇的出来挤得水泄不通。

    也没想过要是真有爆炸,自己能不能躲开。

    全都一脸看港片现场的惊叹。

    花枝招展的各色佳丽们更是见了大场面的开心。

    无知者无畏,就是用来形容这些人的。

    所以当易海舟走进纸醉金迷的世纪辉煌大厅时候,面对的全都是懂行的。

    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看着这个带着络腮胡的彪悍男人。

    根本不需要刻意展示腰上的物件,易海舟落落大方的走到老潘面前:“家人都送走了,钱应该到账了。”

    没有对过台词。

    老潘看着易海舟,他那养尊处优好多年的脸上多了几分被凝聚起来的胆气,但笑起来还是有点僵:“好!”

    易海舟拉了旁边一把椅子,往后一点坐在老板侧后方:“他签了卖身契给你们,拿了钱就天经地义,但祸不及家人,所以我拿了他的身家保他家人性命,现在就等着看他什么时候把我的钱到账,谁拦我收钱,那就是我的仇人了,你们随便。”

    厚重的vip大厅门已经关上,把所有想看八卦好奇的目光挡在外面。

    只有几个看起来相当专业的保镖还站在靠墙边。

    话说能到这vip厅外的豪客,那都是在各自地盘牛皮哄哄的人物,不是家产亿万,就是迷倒众生或者技惊四座的顶尖人物。

    不然哪敢走进这动辄一注就几十几百万的赌桌边?

    可这时候还是得承认,有些人更高于他们的存在。

    连美女们都开始相互八卦,那就是高美雅的老公?

    哦哟哟,看着是很威猛的啊。

    配得一脸!

    看腻了那种奶油小生的精致帅气,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的哦?

    啧啧,还是欣赏不来这种,只是不知道那方面怎么样……

    诸如此类的讨论,很容易雅俗共赏。

    可在这大厅里面的人看来,面前这家伙就是个滚刀肉。

    三言两语就把责任接过去了。

    你们要杀年猪么,肥肉已经都归这个杀胚所有。

    可以说老潘养肥了却没有价值了。

    跟这种杀名赫赫的家伙抢钱?

    怕是嫌自己命短了。

    对于看惯了多少亿资金流动人来说。

    之前也许想顺手杀猪,收回这笔资金的念头,基本上就得打住。

    值不值得?

    对街头流氓来说,几百几千上万块,就值得他们血溅三尺。

    但对于这些身娇肉贵的大人物来说,为了几千万美元,丢掉性命,惹上一尊杀神。

    那就要掂量下了。

    坐在偌大一张台桌边的六七人面面相觑,有点无可奈何。

    对普通人来说,什么庞大的组织,冷酷无情的集团碾压,最好用了。

    普通人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其实任何组织都得是人组成的。

    再豪横的团体,都怕遇见这种不要命的硬茬儿。

    还有各种背景支撑。

    就是横炮出来,老子把这档接了,他的钱都归我,有本事跟我抢,看谁抢得过。

    至于道理、协议、江湖规矩,我管你个逑!

    看着懒洋洋坐在旁边的易海舟,百无聊赖的玩手指,就差手里拿个指甲刀挫挫的样儿。

    很容易让人觉得他随时会跳起来不耐烦的丢个铁疙瘩!

    所以开口居然都有点紧迫感:“老潘,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亏待过你,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矛盾,这么做是不是不合适?”

    老潘深吸口气:“我确实拿了集团的钱,但我也遵守了协议,几十年从来没让手艺威胁到集团产业,过去藏在背后的恩怨就不说了,起码如果我没有把家人送走,坐在这里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我不会走,答应过老先生,他在一天,我就会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走,但是几十年过去了,有人觉得我这养肥的猪,拿不起骰盅,摇不出骰子,就该把钱都收回去,那我当然是要拼个鱼死网破的。”

    对面有人冷笑:“不要受了别人挑拨,捕风捉影的……”

    话还没说完呢,易海舟已经抄起桌上那有机玻璃做成的发牌器,直接砸过去!

    在场包括老潘在内,十二三个人而已。

    谁都没想到,他居然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突然动手。

    可又所有人都觉得,似乎这才是他应该的样子。

    喜怒无常的人最恐怖!

    装了电机的发牌器还是有些份量,猝不及防的男人四十多岁,被砸得头昏眼花,暴怒跳起来:“你……”

    捂着额头的手指间,明显有血迹出现。

    可还没等他发飙完成,易海舟已经如同豹子般跃起。

    手撑台面飞腾越过,扑上去就打!

    周围保镖第一时间就冲上来要伸手,可几乎同时又凝固在那。

    因为落地的易海舟已经从腰间拔出一枚铁疙瘩!

    娴熟的把食指挂在那环上,手握抓紧猛砸中年男人头部!

    见过把这玩意儿当成石头砸人的么?

    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深怕一个震动,都造成那玩意儿爆炸!

    敢不敢拉架制止?

    可能连开枪都不敢,谁知道那手指张开弹开拉环是什么后果?

    而且带着预制碎片的铁疙瘩,上面都是铸造成各种凸起,一砸一团血!

    周围强作镇定坐在椅子上的大佬们,看见血花就这样被砸得到处溅!

    那倒霉男人哪里遇见过这种不要命的狠角色,甚至都没看清是什么砸的自己,就被打得头破血流,鬼哭狼嚎,不停高喊救命!

    哪里还有刚才云淡风轻的高冷。

    一切尊严,都被暴力剥得光溜溜在地上摩擦。

    易海舟三两下就把对方砸到地上,还骑在背上猛砸,几乎把人砸晕过去,自己才若无其事的喘着气站起来:“他是在说我挑拨吧?”

    说完又意犹未尽的弯腰猛砸一记在头上!

    那人已经神志不清的艰难呓语:“不……不是!”

    嘭!

    又是一记砸他头上,这下彻底晕过去不说话了。

    易海舟站起身:“我觉得是。”

    边说边把那枚铁疙瘩,挂回腰上,谁都能看见他皮带上挂着的同款同色好几个,另一边还插着几个手枪弹匣。

    就是没看见枪在哪。

    语调也不重,慢悠悠的绕过桌子走回去。

    从剩下几人背后经过时候,应该人人的后颈窝都觉得有点凉飕飕。

    因为他还顺便到旁边落台上,给自己倒了杯冰饮,用舌头自己剔着牙问老潘:“有西瓜和哈密瓜,你吃点不?把你养好了,我的钱才能收到啊,最烦跟我抢钱的了,那么多人要养的。”

    这种旁若无人的嚣张姿态。

    直让现场人侧目。

    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无力感。

    或许坐在赌桌边太久,他们都忘了这张台子当年也是这样打出来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