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月明 - 243、到底谁才是爷们儿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再谈,博彩集团方面的诚意果然是足了很多。

    确实就是那个理。

    有资格谈吗?

    曾经的老潘确实没有这个资格。

    他除了自己的手艺,没有任何可以谈判的筹码。

    如果不是当初领着他来的著名主持人跟发哥,还算很响亮的公众人物。

    没准儿早就被直接沉到海底去。

    资本、赌场、帮派,这些都是最唯利是图的存在。

    留他惺惺作态,已经是当他死人,不过是摆在赌场的一件标本罢了。

    特别是跃跃欲试的接班人们,恨不得从每一块骨头上都榨出油来,哪有什么温情。

    偏偏也就是易海舟这横插一杠子的猛劲。

    才让人不得不忌惮。

    恰好是最近十多年,马坎这块曾经的风云之地,越来越趋于平稳。

    容不下那么多肆意妄为。

    所以博彩集团也在收敛,甚至在悄悄的转型。

    毕竟曾经这个世界闻名的赌城,是靠着东亚几个国家的各种灰色阶层来消费豪赌,才能堆积出如此庞大的产业。

    在这个大数据越来越发达的时代,不再有那么多偷偷摸摸就能来赌上几年十几年不被发现的情况。

    那些挪用公款、公款消费的豪客一旦消失。

    光是靠散客,很难支撑住当年的辉煌。

    所以这种前提下,哪里还经得住跟这样的国际级亡命徒对抗。

    况且易海舟还没有半点能被通缉刷黑的过往。

    在花旗国是得了纽悦市长颁发荣誉市民称号的。

    北联邦总统特使、金融顾问公开感谢了他在救助难民的行动中贡献。

    英兰格那边更是直接有百年老店的国际探险专家认证。

    这种人,想杀他就得先掂量下能不能承受随之而来的国际舆论。

    因为他明显有同伴,很有背景的同伴。

    会在他死了以后要个说法。

    那就等于要把赌场背后最黑暗的那一面给揭示出来。

    而且潘家知晓内幕的人已经逃出去了。

    所以再来谈判,就是博彩集团真正的高层,有股份的那种。

    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是有话语权,不像之前全都是打工皇帝。

    态度很好的听取老潘的想法,探讨用什么方式才能让双方都满意。

    老潘能觉得安全,博彩集团不会感受到威胁的共识。

    但焦点还是在这个大家都信得过的中心点上。

    谈了一上午。

    易海舟有点百无聊赖。

    他哪里喜欢这种咬文嚼字的事情。

    居然当着所有人,摸出三个手机来玩!

    一个是跟黄玉莲说自己这边的事情,让她准备接待金主肥猪,顺便加强点防备。

    船长他们几个跟随一起外出作战不行,但在自家叮当岛上防范,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顺便请武大小姐跟她爸爸联络下,问问这边到哪里了。

    一个手机看见倪珠宝长篇累牍的报告自己怎么收拾了室友。

    她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追究责任。

    因为校方也找她谈了不少话。

    那边的家长更是连夜赶到学校,道歉赔偿请求谅解。

    经此一役,倪珠宝终于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穷女生了。

    感谢大叔!

    最后那个才看见潘雪芙用人家的卫星电话发短信,现在已经到了哪哪哪,据说还有三四天才能到。

    路上拖延是因为狗子吃海鲜已经吃得要吐了,在茶叔的威胁下,船老大靠岸搞了些粮食给狗吃。

    然后全家人无比开心。

    换谁被关了三十年,忽然自由自在的海面上逛了好几天,随时都能靠岸玩耍,都会开心得要命。

    感谢大侠了!

    易海舟笑眯眯的把手机拿给老潘看。

    对方还以为他在面授机宜。

    看老潘表情带笑,更加破釜沉舟的样儿。

    态度都又缓和一些。

    估计实在是怕易海舟这家伙突然暴起打人。

    这位股东左右都坐了保镖!

    其实易海舟玩手机的时候,也注意到对方七个人,四个强壮的保镖中间还间杂坐了个戴着眼镜的女子。

    看似秘书的身份。

    却明显也不把注意力放在谈判上,时不时都在瞟他!

    易海舟觉得自己雄性魅力也没那么大吧。

    回看了几眼。

    中午大家一起共进午宴,这位女士果然主动坐到易海舟旁边套近乎:“听说你的太太是南丽明星?哇,你这样的情况可真是人生赢家。”

    易海舟打量下对方的水桶腰和年龄,觉得这不是被自己吸引吧。

    怎么也要掂量下高美雅的老公审美观都扭曲到什么样子了。

    所以回答得也挺冷淡:“怎么?这算是个威胁,要把事情牵扯到她身上吗?”

    肉眼可见,这位女士脸色都变了:“没有没有,只是我们有兴趣拍影视剧,想邀请您的太太来领衔主演。”

    易海舟就是个钢铁直男:“这是要把我老婆也牵扯进来当人质?”

    对方可能恨不得直打自己的嘴:“好好好,当我没说,我很少来马坎,有幸能邀请你当我的导游,到处走走看看吗?”

    易海舟更警惕:“你是想把安插的暗哨全都找出来?”

    那女人都要哭了:“我是真心想找个话题跟你聊聊啊,你说,能聊什么……”

    易海舟从后腰摸出那支青年手枪:“这个你懂吗?”

    整张餐桌都凝固了下。

    佯装谈判的保镖几乎全都有条件反射的弹开。

    反倒是那个女人哭笑不得:“你是我迄今为止遇见最难尬聊的男士……好好好,直话直说,我是奔着索菲娅来的,黑博雅公爵的女儿,她是你的女友吗?”

    易海舟意外得不得了:“卧槽,你认识索菲娅?”

    女人先指指他手里的枪。

    易海舟摇头,指周围那几个警惕得不得了的保镖。

    还是这三十多岁的女人挥挥手:“好了,我相信索菲娅的男朋友一定会给我点面子的。”

    保镖们才和那两位高层股东一起出去,老潘看眼易海舟。

    易海舟摇头,没让他出去,收起手枪:“你就直说怎么回事吧。”

    女人叹口气:“我父亲是教廷爵士,葡国勋爵,我非常希望能跟索菲娅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

    易海舟还是一脸懵逼的傻样:“解释下,我不太懂这种外交词汇。”

    那女人真是无可奈何:“天哪,索菲娅的男友真是个奇人!”

    抓过桌上的大小杯子由大到小排列:“公爵和勋爵的差距你知道吗?”

    易海舟艰难的回忆,好像有谁给他解释过各种爵位,但他真的不擅长记忆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

    公爵的女儿还不就是那样。

    那女人看了他困惑还有点猥琐的表情,只好解释:“公爵、侯爵、伯爵、子爵和男爵由高到低排列,明白吗,勋爵只是种概称,甚至连爵位都算不上,只能说是进了贵族的门槛,譬如目前公爵的女儿,自动拥有勋爵的称呼,索菲娅勋爵,如果她能继承爵位,黑博雅家族那一百多个爵位和世袭头衔,随便碾压全世界绝大多数贵族。”

    易海舟终于知道被自己动辄打骂的金发妞有多么牛逼了:“你的意思是……想抱她的大腿?”

    那女人讪讪:“话有点难听,但就是这个意思。”

    易海舟马上拿乔:“哦,那先把眼前这个事情解决了再说。”

    老潘在旁边听得叹为观止,就差对易海舟敬佩的说声好兄弟了!

    女人又长长的叹口气:“今天上午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双方都找不到一个值得信任担保的地位,只要索菲娅勋爵一句话,她认可你,我认可你,你就可以担保。”

    有这样的信用程度?

    易海舟挠头:“我怎么担保?”

    女人严肃认真的指着老潘:“你可以决定他的生死和去向,只要不再出现一个能摇骰盅的人,出现就是你担保失职,起码也要当着我们杀掉他,如果没有出现这样的人,我们有任何危害到你们的行为,我让你杀掉。”

    易海舟真是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就凭这句话,你就比之前谈判那些人爷们儿得多,行……”

    摸出手机给索菲娅打电话,那边的声音慵懒而无奈:“亲爱的,你就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确认我身边没有男人吗?”

    在免提声音下,女人的表情已经叹为观止。

    卧槽,你才是爷们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